江西棋牌游戏     江西棋牌游戏  
 
 
· 最新動態
· 訴訟指南
· 常用法規
· 案例分析
 
案例分析 您現在的位置:江西棋牌游戏最新動態﹥案例分析
刑事案例:兒子盜竊父親銷售贓物是否構成犯罪

  分歧意見:犯罪嫌疑人張某的兒子,因其不滿16周歲而不負刑事責任,對此沒有異議,但對張某是否構成窩藏、銷售贓物罪卻有不同意見。
 
案情:

  2000年3月至6月,犯罪嫌疑人張某的兒子(當時不滿16周歲)多次入戶實施盜竊行為,盜取電視機、VCD機、手表、衣物等,累計數額達11000余元,所盜物品均拿回家中藏匿。張某明知其兒子拿回家中的物品系盜竊所得,非但不進行制止,反而幫助其兒子藏匿和對外銷售所盜物品。案發后,犯罪嫌疑人張某的兒子因不滿16周歲,根據《刑訴法》第17條的規定,不負刑事責任,公安機關遂將其勞動教養,而將犯罪嫌疑人張某以涉嫌窩藏、銷售贓物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。

  分歧意見:犯罪嫌疑人張某的兒子,因其不滿16周歲而不負刑事責任,對此沒有異議,但對張某是否構成窩藏、銷售贓物罪卻有不同意見。

  一種意見認為,張某的行為不構成窩藏、銷售贓物罪,理由是依據《刑法》第312條規定“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贓物而予以窩藏、轉移、收購或者代為銷售的”才構成犯罪,而本案中張某的兒子因其不滿16周歲而不負刑事責任,即張某的兒子不構成犯罪,也就是說,張某所窩藏、銷售的物品不是“犯罪所得的贓物”,犯罪對象不符合,張某的行為當然不構成窩藏、銷售贓物罪。

  第二種意見認為:張某的行為符合《刑法》第312條的規定,構成窩藏、銷售贓物罪。

  評析: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。

  本案的關鍵在于對“犯罪所得的贓物”如何理解,這涉及到窩藏、轉移、收購或者代為銷售贓物犯罪(以下簡稱“贓物犯罪”)與衍生它的“前罪”(盜竊、搶奪、詐騙等犯罪)之間的關系問題,即“贓物犯罪”是否要求“前罪”必須構成犯罪?筆者的答案是否定的,成立“贓物犯罪”并不要求“前罪”必須構成犯罪!理由如下:

  一,從立法本意看,設立“贓物犯罪”是為了維護社會管理秩序和國家司法機關的正?;疃?。贓物既是盜竊、搶奪、詐騙等犯罪追求的目標,也是證實這些犯罪的主要證據之一,有效、及時地查獲贓物是證實、揭露、打擊犯罪分子的重要手段。而“贓物犯罪”是幫助犯罪分子把這一證據隱藏起來或者處理出去,為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創造了有利條件,無論“前罪”是否構成犯罪,都嚴重妨害了司法機關追查、審判犯罪分子的正?;疃?,同時也侵害了受害人追索其財物的權利。如果片面強調“前罪”必須構成犯罪,只會放縱犯罪,既不利于?;な芎θ巳ㄒ?,也不利于維護社會管理秩序和國家司法機關的正?;疃?。

  二,從“贓物犯罪”與衍生它們的“前罪”之間的關系看,是一種既相互聯系又相互區別的關系,如果沒有“前罪”,就不存在“贓物犯罪”,但“贓物犯罪”畢竟是一種獨立的犯罪,它具有獨特的構成要件、調整對象、社會危害性和法定刑,其對“前罪”的依附是相對的,“前罪”是否成立只是成立“贓物犯罪”的充分條件,而不是充分必要條件。也就是說,只要是由犯罪分子通過犯罪手段取得的贓物就是“犯罪所得的贓物”,不一定非要犯罪分子的行為完全符合犯罪構成的全部要件,非要受到刑事處罰不可。如本案例中的張某的兒子雖然因年齡不滿16周歲而不負刑事責任,但其盜竊所得的物品仍應視為“犯罪所得的贓物”,因此,張某的行為構成窩贓罪。

  三,“贓物犯罪”必須以“前罪”構成犯罪為前提,會在司法實踐中產生很多難題。如犯罪嫌疑人王某多次收購不同盜竊分子的贓物,總價值達數萬元,但各個盜竊分子均因未達到數額標準而不構成盜竊罪,對王某應如何處理?再如我國《刑訴法》第12條確定了“無罪推定”原則,“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,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”。問題是,如果“前罪”的犯罪分子因在逃、死亡、不起訴或者因其他法律規定而免予追究刑事責任,沒有經人民法院判決有罪,那么,對“贓物犯罪”的犯罪嫌疑人應如何處理?難道僅僅因為“前罪”的犯罪分子不追究刑事責任,就對這些嚴重危害社會管理秩序和國家司法機關的正?;疃約氨緩θ撕戲ㄈㄒ嫻摹霸呶鋟缸鎩敝彌煥礪??顯然不能!

  本案中,犯罪嫌疑人張某的兒子因為在作案時年齡不滿16周歲而不負刑事責任,但他的盜竊行為仍是一種犯罪行為,其盜竊所得的物品仍應視為“犯罪所得的贓物”,因此,張某的行為構成窩贓罪。

 

發布時間:2010-10-20 15:10:01
 
浙江中匯律師事務所 © 版權所有